孟子的名言警句

警句大全 2022-06-11

不以规矩不能成为方圆。

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

同情他人的心,是仁的开端;羞恶的心,是义的开端;恭敬的心,是礼的开端;辨别是非的心,是智的开端。

梁惠王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仁者无敌,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尽心知性,尽性知天。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

偏颇的言辞,我能知道它的片面,过度的言辞,我能知道它的缺陷,邪僻的言辞,我能知道他的偏差,闪躲的言辞,我能知道它的困境。

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

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告子上 食色,性也,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

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

君主视臣子为手足,臣子就会视君王为腹心,君主视臣子为狗马,臣子就会视君主为常人,君主视臣子为泥土草芥,臣子就会视君主为仇敌,所以说,君主仁,则无人不仁;君主义,则无人不义。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养心莫善于寡欲。

尽心上 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掘井九轫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知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仁者无不爱也,急亲贤之为务。

人不可以无耻。

“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人无廉耻,王法难治。

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

父子有亲,君臣有交,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 之以手者,权也,”,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且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

君子量不极,胸吞百川流。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则舍鱼而取熊掌者也,义与利不可兼得,则舍生取义者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

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园。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谓失其本心。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义者也。

告子下 人人皆可以为尧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5月5日名言),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

成功往往是最后一分钟来访的客人。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尽心下 山径之蹊闲,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闲不用,则茅塞之矣。

人皆可以为尧舜。

失天下者,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

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公孙丑上: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其交也以道,以接也以礼。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宝珠玉者,殃必及身。

惟孝顺父母,可以解忧。

滕文公上: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人伦明于上,小民亲于下,有王者起,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诗》云‘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文王之谓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国。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离娄下 孟子曰:“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闲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孟子曰:“非礼之礼,非义之义,大人弗为,”,孟子曰:“人之所以异于禽于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之视君如国人,君之视人如草芥,则臣之视君如寇仇。

离娄上: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

梁惠王下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人,”,孟子对曰:“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践事吴,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