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签名

签名大全 2022-06-11

文学就是这样,它讲述了作家意识到的事物,同时也讲述了作家所没有意识到的事物,读者就是这时候站出来发言的。

要做这样的女子:面若桃花、心深似海、冷暖自知、真诚善良、触觉敏锐、情感丰富、坚忍独立、缱绻决绝,坚持读书、写字、听歌、旅行、上网、摄影,有时唱歌、跳舞、打扫、烹饪、约会、狂欢。

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黑夜从天而降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他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降临。

后来我就想开了,觉得也用不着自己吓唬自己,这都是命,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想我的后半截该会越来越好了。

人老了也是人,是人就得干净些。

只要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也就不在乎什么福分了。

对自己的经历如此清楚,又能如此精彩地讲述自己,他是那种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模样的人,他可以准确地看到自己年轻时走路的姿态,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是如何衰老的,这样的老人在乡间实在难以遇上,也许是困苦的生活损坏了他们的记忆,面对往事他们通常显得木纳,常常以不知所措的微笑搪塞过去,他们对自己的经历缺乏热情,仿佛回到了道听途说般的只记得零星几点,即便是这零星几点也都是自生之外的记忆,用一两句话表达了他们所认为的一切。

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是不得不来;我们最终会离开这个世界,是不得不离开。

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们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的来临。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活着就要做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人的友爱和同情往往只是作为情绪来到,而相反的事实则是伸手便可触及。

人啊,活着时受了再多的苦,到了快死的时候也会想个法子来宽慰自己。

这孩子也不做错事,让我发脾气都找不到地方。

人要是累得整天没力气,就不会去乱想了。

《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生的终止不过一场死亡,死的意义不过在于重生或永眠,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

活着是自己去感受活着的幸福和辛苦,无聊和平庸;幸存,不过是旁人的评价罢了。

前面已经说过,我和现实关系紧张,说得严重一些,我一直是以敌对的态度看待现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内心的愤怒渐渐平息,我开始意识到一位真正的作家所寻找的是真理,是一种排斥道德判断的真理,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这里所说的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回到家里,我把家珍看了又看,看得她不知出了什么事,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背后,才问:,“你看什么呀?”,我笑着告诉她:“你的头发也白了,

人都是一样的,手伸进别人口袋里掏钱时那个眉开眼笑,轮到自己给钱了一个个都跟哭丧一样。

女人都是一个心眼,她认准的事谁也不能让她变。

我娘常说地里的泥是最养人的,不光是长庄稼,还能治病。

活在活着的人的心里,就是没有死去。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他喜欢回想过去,喜欢讲述自己,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次一次的重度此生了。

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在霞 光四射的空中分散后消隐了, 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一 个男人挑着粪桶从我跟前走过,扁担吱 呀吱呀一路响了过去,慢慢地,田野趋 向了宁静,四周出现了模糊,霞光逐渐 退去, 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黑夜从 天而降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 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 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

鸡养大了变成鹅,鹅养大了变成羊,羊大了又变成牛。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痛苦的害怕,没有尊严的担忧,没有富贵的贫贱,没有暖寒的交替,没有外貌的困扰,没有男女的区别,没有你我之分,没有生死顾虑,你才会离"真正的活着"越来越近。

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

那天晚上,家珍的眼泪流个不停,她几次嘱咐我:,“我死后不要用麻袋包我,麻袋上都是死结,我到了阴间解不开,拿一块干净的布就行了,埋掉前替我洗洗身子,”,她又说“凤霞大了,钥匙能给她找到婆家我死也闭眼了,有庆还小,有些事他不懂,你不要常去揍他,吓唬吓唬就行了,”,她是在交代后事,我听了心里酸一阵苦一阵,我对她说:,“按理说我是早就该死了,打仗时死了那么多人,偏偏我没死,就是天天在心里念叨着要活着回来见你们,你就舍得扔下我们?”,我的话对家珍还是有用的,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时,看到家珍正在看我,她轻声说:,“福贵,我不想死,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你们,

我沉湎于想象之中,又被现实紧紧控制,我明确感受着自我的分裂。

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做人不能忘记四条,话不要说错,床不要睡错,门槛不要踏错,口袋不要摸错。

我看着那条弯曲着通向城里的小路,听不到我儿子赤脚跑来的声音,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

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

我知道他不会和我拼命了,可他说的话就像是一把钝刀子在割我的脖子,脑袋掉不下来,倒是疼得死去活来。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老子就是啃你家祖坟里的烂骨头,也不会向你要饭。

“从前,我们徐家的老祖宗不过是养了一只小鸡,鸡养大后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变成了羊,再把羊养大,羊就变成了牛,我们徐家就是这样发起来的,”,爹的声音里咝咝的,他顿了顿又说:,”到了我手里,徐家的牛变成了羊,羊又变成了鹅,传到你这里,鹅变成了鸡,现在是连鸡也没啦,

两个福贵的脚上都沾满了泥,走去时都微微晃动着身体。

替别人做点事,又有点怨,活着才有意思,否则太空虚了。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和长时期的痛苦,因为内心并非时时刻刻都是敞开的,它更多的时候倒是封闭起来,于是只有写作,不停地写作才能使内心敞开,才能使自己置身于发现之中,就像日出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灵感这时候才会突然来到。

到了夏天,屋里蚊子多,又没有蚊帐,天一黑二喜便躺到床上去喂蚊子,让凤霞在外面坐着乘凉,等把屋里的蚊子喂饱,不再咬人了,才让凤霞进去睡。

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事物所活着。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他是可以看到自己过去的模样的人 准确看到自己年轻走路的姿态 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如何衰老。

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

我想着我们徐家也算是有一只小鸡了,照我这么干下去,过不了几年小鸡就会变成鹅,徐家总有一天会重新发起来的。

那时候天冷了,我拉着苦根在街上走,冷风呼呼地往脖子里灌,越走心里越冷,想想从前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到现在只剩下一老一小,我心里苦得连叹息都没有了。

所谓活着的人,就是不断挑战的人,不断攀登命运峻峰的人。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

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

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本身 而不是活着之外的的任何事物。

一个人命再大,要是自己想死,那就怎么也活不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痛苦来临时不要总问:“为什么偏偏是我?”因为快乐降临时你可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人活着总是有趣的,即便是烦恼也是有趣的。

可是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福贵这样令我难忘的人了,对自己的经历如此清楚,又能如此精彩地讲述自己,他是那种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模样的人,他可以准确地看到自己年轻时走路的姿态,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是如何衰老的,这样的老人在乡间实在难以遇上,也许是困苦的生活损坏了他们的记忆,面对往事他们通常显得木讷,常常以不知所措的微笑搪塞过去,他们对自己的经历缺乏热情,仿佛是道听途说般地只记得零星几点,即便是这零星几点也都是自身之外的记忆,用一、两句话表达了他们所认为的一切,在这里,我常常听到后辈们这样骂他们: “一大把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好,苦根也行啊,”一头牛竟会有这么多名字?我好奇地走到田边,问走近的老人:“这牛有多少名字?”老人扶住犁站下来,他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后问:“你是城里人吧?”“是的,”我点点头,老人得意起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说:“这牛究竟有多少名字?”老人回答:“这牛叫福贵,就一个名字,”“可你刚才叫了几个名字,”,“噢——”老人高兴地笑起来,他神秘地向我招招手,当我凑过去时,他欲说又止,他看到牛正抬着头,就训斥它:“你别偷听,把头低下,”牛果然低下了头,这时老人悄声对我说:“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它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田,就不会不高兴,耕田也就起劲啦,

活着什么也不为,就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

我边走边想,怎么想都是死路一条了,还是回家去吧,被我爹揍死,总比在外面像野狗一样吊死强。

生命中其实是没有幸福或者不幸的,生命只是活着,静静地活着,有一丝孤零零的意味。

苦根是个好孩子,到他完全醒了,看我挑着担子太沉,老是停住歇一会,他就从两只箩筐里拿出两棵菜抱到胸前,走到我前面,还时时回过头来问我:,“轻些了吗?”,我心里高兴啊,就说:,“轻多啦,

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的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土,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生活是一个人对自己经历的感受,而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

活着就意味着思考。

人不应当像走兽一般地活着,应当追求知识和美德。

人只要活得高兴,穷也不怕。

我全身都是越来越硬,只有一个地方越来越软。

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是人民公社的羊,不是你的。

女人啊,性子上来了什么事都干,什么话都说。

人是为了纯粹的活着而活着,而绝非为了活着以外的事情而活着。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他们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阳光和泥土,他们向我微笑时,我看到空洞的嘴里牙齿所剩无几,他们时常流出浑浊的眼泪,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时常悲伤,他们在高兴时甚至是在什么事都没有的平静时刻,也会泪流而出,然后举起和乡间泥路一样粗糙的手指,擦去眼泪,如同掸去身上的稻草。

作为一个词语,“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我们称那位衣着暴露的S小姐为局部真理,因为真理都是赤裸裸的。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生命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

死亡不是失去了生命,只是走出了时间。

思念不能自已,痛苦不能自理,结果不能自取,幸福不能自予。

从容不迫的举止,比起咄咄逼人的态度,更能令人心折。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检验一个人的标准,就是看他把时间放在了哪儿,别自欺欺人;当生命走到尽头,只有时间不会撒谎。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一些不成功的作家也在描写现实,可他们笔下的现实说穿了只是一个环境,是固定的,死去的现实,他们看不到人是怎样走过来的,也看不到怎样走去。

我看到老人的脊背和牛背一样黝黑,两个进入垂暮的生命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得哗哗翻动,犹如水面上荡起的波浪。

这里所说的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坐在我对面的这位老人,用这样的语气谈论着十多年前死去的妻子,使我内心涌上一股难言的温情,仿佛是一片青草在风中摇曳,我看到宁静在遥远处波动。

后面的路是我背着凤霞走去,到了城里,看看离那户人家近了,我就在路灯下把凤霞放下来,把她看了又看,凤霞是个好孩子,到了那时候也没哭,只是睁大眼睛看我,我伸手去摸她的脸,她也伸过手来摸我的脸,她的手在我脸上一摸,我再也不愿意送她回到那户人家去了,背着凤霞就往回走,凤霞的小胳膊勾住我的脖子,走了一段她突然紧紧抱住了我,她知道我是带她回家了,回到家里,家珍看到我们怔住了,我说:,“就是全家都饿死,也不送凤霞回去,”,家珍轻轻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掉了出来。

你千万别糊涂,死人都还想活过来,你一个大活人可不能去死。

仿佛一片青草在风中摇曳 我看到宁静在远处波动。

我娘常说地里的泥是最养人的,不光是长庄稼,还能治病,那么多年下来,我身上那儿弄破了,都往上贴一块湿泥巴,我娘说得对,不能小看那些烂泥巴,那可是治百病的。

幸福的时刻就是用心品尝面前的好茶,让此刻愉快的感觉更醇厚,而面前与我谈心叔旧的你们更是我幸福之源。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