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的语录

经典语录 2022-06-11

他是至纯的黑色,从遇到她起,就不曾打算放走她,这是一种执念。

一个人最绝望的事莫过于,连自己都把自己否定掉。

月色溶溶,幻化了谁的眼。

一个人的拉丁太孤独,两个人的华尔兹才快乐。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天下第一,纪以宁就是唐易的天下第一。

假使没有幻觉,又何来幻灭?

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些女子,爱一个人可以爱到目空一切的地步,宁可即刻盲了,不要再看见其他的人。

你是受阿瑞斯庇护的特洛伊城,无法沦陷的城……所以,我需要一个可靠的告密者。就像最后木马屠城时,那个希腊人一样。我需要他来告诉我,你的弱点在哪里,你最易被攻陷的时候在哪里,你的伤口在哪里,你的爱憎在哪里。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偷袭你,占据你,让你陷落。而不是,让别的女孩子了解你,清楚你的习惯,让你成为别人熟知的城邦。

爱是一念之差,最幸福的不过是,你曾温柔呼唤,而我恰好有过应答。

谁没有呢? 旧疾,隐患,放不下的人,执着于的事。 前尘因,是非果,在生命里布下明明暗暗的陷阱跟纹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key word,唐易不是例外,从眼角到眉梢,从手心到心尖,他的整个生命都被一笔一划刻上了一生只有一次的key word—— 以宁,纪以宁。

《圣经》上说,妒是原罪,女人一旦犯了此条原罪,便会犹如被毒蛇与藤条缠绕,脱身不得。

来日为兄弟,莫生帝王家。

纵然是旧习惯可以召回旧时间,然而终于是有一些人已经不在他身边。

唐易生而懂得这世上最温柔的感情,就像火生而有光。

我等了你一整晚,而你身上,却有两个人的烟味……

强势唐易,苏醒归来。

当一个女人和时间对抗,结局无非两种:要么变疯,要么淡定。

无迹可寻,却深重,碰一碰就能即刻沦陷,重则倾城,轻亦是要失魂的。

原来,一个人是真的可以像死了心一样地去留住另一个人的。

本雅明说过的,认识一个人的唯一方式就是不抱希望地去爱那个人。

我是不是你用来测试自控力的第十一种毒药?

有一种信仰,并且只有一种信仰,我们可以用以抵达内心所期待的救赎。它应该是否定性的,并且它可以同一切肯定的东西相对峙,是这个信仰的否定性允许我们变得卑微,在这种关系中,连光与暗都变得不重要。

这世上最好的止疼药,其实是他的体温,比任何医生良药都管用。

他耽于她,耽于往昔,如今才真正是余情未了,声色渺渺。

“古代真好,时光慢悠悠近乎停顿,为一个女子,一场特洛伊战争也可以打足十年,”她悄声感叹:“换个角度看,用一场战争,换十年纠缠,未尝不是一件奢侈的事,

明与暗,光与影,全因他而颠倒了黑白。

有她在的地方,就算走在兵荒马乱的世间也能如陌上花开缓缓归,心中自有桃花流水,刀剑去不到的天清气朗。

这世上最好的止疼药,其实是他的体温。

不要试图对唐易说谎,没结果的。

他是她全部的私心,她此生所有的贪恋、渴望、企图,全由他一人维系。

人与人是不能用来比较的,一个不小心,便会让双方都陷入神伤。

时间好长,有谁可以,成全她一场感情的天下第一。

唐易,我是不是你用来测试自控力的第十一种毒药,爱过了,就戒掉。

洪荒世代。寒武是萧索。白垩是繁复。之后是无爱纪,沧海桑田,因绝了爱欲,地不老,天不荒。过去那么多年的人生里,纪以宁一直是停留在无爱纪的人,是唐易,一手把她带离了无爱的界纪。所以现在,能把她从猜忌、嫉妒、迁怒中救赎

他想感情可以焚城,他已经遇到她了,一不小心放纵了感情对她怜了惜,逃到天边这份怜惜也注定要一世跟着他,他避无可避了,所以怎么办。

我这辈子见过的既能惹事又会保护自己的女孩子,大概真的只有唐劲家那位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溜,溜不掉就骗,反正怎么样都不会让自己吃亏,小猫真是太经典了啊~~

烟火在他背后瞬间升腾绽放。妖娆的人遇到妖娆的物,于是周围的一切都好似幻景般刹那惊艳起来。

你心里的委屈,不管是谁给的,都由我来负责。

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贵族吗?绝对不是像我这样的,而应该像玛丽·安东奈特,即使被推上断头台行刑的前一刻,踩到刽子手的脚,还不忘说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爱一个人之后,就一定能,一夜梦醒不觉遥。

若非一个人强大到足以撑过说服自己接受命运的那段心路历程,断然不会有这样决绝接受的勇气。

易向以宁归。

不交心,一颗心就不会遭到遗弃。

感情是一道刑,架住了双方,两个人都不得逃脱。

以宁,你知不知道,从我得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开始了倒数计时。无论我如何努力,我们之间的期限只有一辈子。如果你 在中途离开, 我可以去找你,但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失去了。有时候我失去了你这个人,有时候我失去了你对我的感情,而一切当中唯一肯定的是,我们全都失去了时间……

你是唯一,而我却没有能力珍藏你。

你浑身都是话,却一句也不说。

禅宗讲,执空所导致的断灭,较执有所导致的欲念更有杀伤……

从此以后,这一段感情,地老天荒,还是杀伤逃亡,都将在她的一念之间。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去爱只清楚怎么去占有,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爱呢,从来都是个问题,而你却仍然对我那么宽容,你说如果爱只代表一个人想拥有另一个人的程度,在这个意义上你依然愿意相信爱情,那么以宁,在这个意义上,我爱你,” 他抬手抚过她的脸,看到她的眼角有眼泪缓缓流出来, “所以,不要放弃你自己,更不要放弃我们之间这一段感情,你说你看不到未来在哪里,那就交给我……” “以宁,”他对她说:“我带你回家,

只是抬起左手,解开了她的发髻,柔顺的黑发一下子铺下来,发梢落在水面上,他从她的发丝间穿手而过。她被他做出的这一个温情的动作而有点呆怔。她是读过古代文学史的女子,深知这一个古老的爱情习俗。古代女子,结婚之后会盘发,入夜之后,只有丈夫才能解开妻子的发髻,以表爱情的天荒地老。未曾料到,他居然懂。

果然,酒精,真是一个神奇的东东……,一喝酒,什么混账话都敢说了……

折翼。他是至纯的黑色,从遇到她起,就不曾打算放走她,这是一种执念。哲学上这样定义它,一个人过分专注于某事某物,长时间沦陷于某种情绪,这一情结就会成为有形,将之束缚住。而他,有执念,亦有将之执行的资本。于是这一天,他终于出手,亲手折断了她的翅,从此把她禁在身边。

洪荒时代。寒武是萧索,白垩是繁复。之后是无爱纪,沧海桑田,因决了爱欲,地不老,天不慌。

你是我生命里最后一支童话。

杀一个人,只需一秒;折磨一个人,却是分分秒秒。

原来,他不是没有爱的,他只是爱得太深,存心让所有人都看不见。

感情的世界也有四季,逃不过时令变更,树叶落下,世界变凉,霜降过后立冬。

月光渐渐向西方滑落,时间静静地走,默默见证一场情爱的开端。

至今为止,唐易,只给过纪以宁机会。 于是,只有她知道,他的多情与眷顾,原来,竟可以到这个地步。

这世间繁盛荒凉,情爱欲盖弥彰,他只觉内心温柔没顶,一簇小火,幽幽燃着,牵痛的,又温柔,只对她存在。

纪以宁喜欢凭细节辨别他的感情,就像她喜欢凭药认他一样,这情节有种很古老的浪漫在,他对此虽明白却也词穷,它甚至不是用我们这个时代的语汇可以表达的。那更像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信、望与爱,诚然更迟缓,却也更细腻,要靠发肤方寸体认,直至终老。

为什么一个男人在不爱的时候,也可以这么温柔?

自此,尘埃落定,易向以宁归。

“以宁,你不会成为因贪恋而受罪的坦塔罗斯,不会因失爱而死亡一个自己,更不会有那么一天,你被我否定……” 因为—— “……你是我生命里最后一支童话,” 从此,一个人的拉丁落下帷幕,童话中的圆舞开场而起。

我以前想,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她和我是两个极端的对立面,不懂得任何手段,亦没有任何妄想,就算全世界在她面前轰然塌陷,她仍然可以做到不抱任何怨恨地继续走下去,在感情里也是这样,不懂得要把自己伪装起来,只会暴露弱点,丝毫不知道这只会让她所爱的人可以更轻易地攻陷她……这样的人,好似童话里才存在,而成人世界里,我不抱希望可以遇见,” “可是最终我遇到你,遇到纪以宁……” 他笑了起来,有种喜悦在里面。

无宠可恃的孩子除了自己坚强一点之外是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的。

因为纪以宁身上有我想守护的东西,很珍贵的,我遇见了,就舍不得它不见。

坦塔罗斯,他是贪念,是渴望,是企图,他是但求但永远得不可得。

《圣经》上写,当女子在爱,她的心顺水而下,流徙三千里,声音隐退,光线也远遁,她以爱把万物隔绝,把岁月亦都隔绝,她在这寸草不生的幻境深爱一回,如果受伤害,她便憔悴。而此时此刻的唐易,终于让纪以宁相信,每个女子的宿命里,都有一场憔悴。

你是受阿瑞斯庇护的特洛伊城,无法沦陷的城。

我否定自己,因为不想将来被你否定掉。

他在最后抬手解开了她的发髻,黑色直发平铺而下,他执手挑起一缕,落下轻吻。她如此精通文学史,一定懂的。男子吻发,代表对她的感情就如同绵延千里的三千青丝。他从不说爱,只有懂的人才会明白,他的每个动作,实质都深意十足。

每场拉丁之后,都是血腥,都是悲伤。就像某一首拉丁舞曲唱的那样,Dancemetotheendoflife.

当女子在爱,她的心顺水而下,流徙三千里,声音隐退,光线也远遁,她以爱把万物隔绝,把岁月亦都隔绝,她在这寸草不生的幻境深爱一回,如果受伤害,她便憔悴。

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居然把他伤成这样子?

为了一个女人,特洛伊战争也能打满十年。

药分君臣,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畏者有十九,反者有十八。

在这世间做一回人,快不快乐真是一种天分,不是所有人都学得来的。

一分钟很短,天涯却那么长。

他听见她说:“唐易,我等了你一整晚,而你身上,却,有两个人的烟味。

一支兜兜转转圆舞,似要舞去地老天荒。

我们怎么会孤独到这个地步,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一个国家,并在自身设满关卡,一个人要接近另一个人,便要付出沉重代价,轻则伤,重则亡。

就像一点一滴在布一张温柔的天罗地网,网住她的今生。

第一次的信仰,决定今后全部的信仰,第一次的爱情,决定今后全部的爱情。

因为我和你,有那么相似的命运,在命运的荒野里,我终于找到了你的下落。

一个人依赖另一个人的时机,真的好难说。就在这一刻,她前所未有地依赖他,终于明白,除了他以外,她一无所有。

唐易,你知不知,哲学上有一种悲观的学说。上面讲,人与人的关系,无论其起始是怎样,最终总会变成疼痛。即使是自甘美开始,几经辗转,亦会抵达疼痛那个位置,那个地步,那个境遇,然后就停在那里。

当他回来后,只看见她手边翻着的书,拿起来看,才知道是《马太福音》。第五章第二十九节被她以蓝色钢笔勾勒过,“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

你说你看不到未来在哪里,那就交给我。

生命如此凉薄。

他喜欢你,以宁,唐易最喜欢的就是你。

所以,我需要一个可靠的告密者。就像最后木马屠城时,那个希腊人一样。我需要他来告诉我,你的弱点在哪里,你最易被攻陷的时候在哪里,你的伤口在哪里,你的爱憎在哪里。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偷袭你,占据你,让你陷落。而不是,让别的女孩子了解你,清楚你的习惯,让你成为别人熟知的城邦。”

同样的起点,却是截然相反的人生,他成了彻骨的黑色,她却依然纯白如清泉。

他是她宿命中的诱惑,引她停不下脚步。

她一直不知道,其实,从他拥有她开始,他一直都在迁就她。尽他所能,迁就她。

如果不是为了你,你以为我会输?

知道吗?男人的心只有一个,我给了你,就给不了别人了。

醒握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无宠可恃的孩子除了自己坚强一点之外是没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