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格言

名人格言 2022-06-11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露雳弦惊。

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

只要土地和生产资料的私有制继续存在,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民中的自由和平等就只是一种形式。

真理是正义的侍女,自由是正义的孩儿,和平是正义的伙伴;安全化在它的步履中,胜利跟在它的裙裾后。

没有和平的家庭,就没有和平的社会。

作战基本原理,23、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

只要世界上还存在一部分一不得不不服从另一部分人的现象,平等就无从谈起。

平等者最能与平等者相投。

这个时代的重大的问题不是演说和决议所能解决的……这些问题只有铁和血才能解决。

平等或许是一种权利,但却没有任何力量使它变为现实。

真理才是生命之光,斗争才是和平之母。

要进行战争只有一个借口,即通过战争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受破坏的和平环境中。

为了全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中国人来到了太空。

闲暇当然是一种幸福,因为,我们为了获得闲暇而工作,为了和平过日而战争。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所以我们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斯巴达人原则是:正义就是平等,但平等并不就是正义。

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

膏得锊甲作农器,一寸荒田牛得耕。

安得普天休战伐,不令竹箭困输供。

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我不能腐朽,我愿意燃烧起来。

一般都认为幸福存在于闲暇,不管怎么说,我们为争取闲暇而工作,为生活在和平环境而战争。

战争来临时,真理是第一个牺牲品。

和平孕育着战争,战争孕育着和平。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可怜万里关山道,年年战骨多秋草。

相爱是种感觉,当这种感觉已经不在时,我却还在勉强自己,这叫责任!分手是种勇气!当这种勇气已经不在时,我却还在鼓励自己,这叫悲壮。

所有的母亲都憎恨战争。

勇气和毅力就是魔力护身符,在它面前,困难会消失,一切障碍会无影无踪。

建立一个国家靠的不是梦想,它最终总要诉诸血和铁。

战争的目的必须是为了和平。

一个人的价值,应该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取得什么。

应该努力使子女有强健的身体,使他们在爱的环境中过和平而且宁静的童年,使他们那种美好的信心尽可能地延长。

处人只要个谦逊,居家只要个和平,教子只要个学好,吃穿只要个温饱,房舍家伙只要个坚实有用,冠婚丧祭只要个合理。

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

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

赢得战争只不过是使和平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大平是受我法律保护的,二十多年了,我是一手把他给拉扯大的,我就是他的法律。

从来就不存在好的战争,也不存在坏的和平。

只有胜利者,才能用战争去换取和平。

没有好战争,也没有坏和平。

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的要求,任何超出这个范围的平等要求,都必然要流于荒谬。

真理是平凡的,真理是跟平凡的事物和平凡的群众分不开的。

做人要正直无欺,真实无伪,又要温厚和平,勿太梭角峭厉。

战争也爱吃精美的食品,他带走好人,留下坏人。

唯有自传才是真正地历史。

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

安得务农息战斗,普天无吏横索钱。

和平不是一厢情愿和单相思,更不是对合理战争的回避。

任意对待被征服者是战争给予征服者的权利。

想获得平等竟如此困难,原因在于:我们只想与上司共享它。

昨夜的暴风雨用金色的和平为今晨加冕。

每一代都至少应该经历一场战争的洗礼。

所谓平等,就是穷人不占富人的便宜。

世上的暴君,若准备打一场战争,不到万事俱备,总是要侈谈和平的。

战争重要的是求取政治是的成果,而不是军事上的成功。

血战乾坤赤。

社会犹如一条船,每个人都要有掌舵的准备。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爱的力量是和平,从不顾理性、成规和荣辱,它能使一切恐惧、震惊和痛苦在身受对化作甜蜜。

有平等就不会有战争。

人类的希望像是一颗永恒的星,乌云掩不住它的光芒,特别是在今天,和平不是一个理想,一个梦,它是万人的愿望。

你若要喜爱你自己的价值,你就得给世界创造价值。

去时三十万,独自还长安。

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你无法再令我快乐,我也唯有离开,我离开的时候,也很痛苦,只是,你肯定比我痛苦,因为我首先说再见,首先追求快乐的是我。

战争从有私财产和阶级以来就开始了的,用以解决阶级和阶级、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的,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矛盾的一种最高的斗争形式。

战争使多数人流血,却养肥了少数人。

路是脚踏出来的,历史是人写出来的,人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

全世界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一切爱好和平国家要联合起来。

理智、正义和平等都没有足够的力量统治地球上的人类,唯有利益有这种力量。

生活只有在平淡无味的人看来才是空虚而平淡无味的。

对那些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正义的;对那些失去一切希望的人来说,战争是合理的。

所有人都应该是兄弟,这只是那些没有兄弟的人们的幻想。

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有痛苦的,爱一个人,也许有绵长的痛苦,但他给我的快乐,也是世上最大的快乐。

武力正表现了人类的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