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语录

经典语录 2022-06-11

对自己忠实,才不会对别人欺诈,习惯简直有一种改变气质的神奇力量,它可以使魔鬼主宰人类的灵魂,也可以把他们从人们的心里驱逐出去。

要坚强,要勇敢,不要让绝望和庸俗的忧愁压倒你,要保持伟大的灵魂在经受苦难时的豁达与平静。

你住几层楼?——人生有三层楼:第一层是物质生活,第二层是精神生活,第三层是灵魂生活。

燃烧一个人的灵魂,正是对生命的爱,那是至死方休。

你以为我会无足轻重的留在这里吗?你以为我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吗?你以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缈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和你有一样多的灵魂,一样充实的心。如果上帝赐予我一点美,许多钱,我就要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以社会生活和习俗的准则和你说话,而是我的心灵同你的心灵讲话。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

当如梦般的青春岁月悄然折去,当如烟的往事随风飘散,当梦想被击的粉碎,当爱不复存在,当心灰意冷蔓延了五脏六腑,当责任成为生活的主角……在滚滚红尘中伫立,顿然察觉我迷失了方向,也失去了自我。那一刻蜷缩在一个角落,紧紧的拥抱着自己,没有温馨的港湾等我归去,没有温暖的怀抱,暖我一生。飘荡的灵魂也显得无处安放。

武士的刀,不应以刀鞘束缚,而应该以你的灵魂来约束。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武士了,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人都会有不能忘却的东西。即使有一天弃剑的时代到来,这一灵魂约束的正直之剑也绝不能丢弃。

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若他们走进不了你内心,就只会把你生命搅扰得拥挤不堪。孤单,并非身边没有朋友,只是心里无人做伴。都市里遍地是热闹而孤寂的灵魂,来来往往的行人,不过是命中的游客,越热闹越冷清。生命无需过多陪衬,需要的仅是一种陪伴。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多少人爱过你的美丽,爱过你欢乐迷人的青春。假意,或者真情。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灵魂,爱过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出生自今,你爱过什么吗?是什么提升你的灵魂?是什么支配你的灵魂,同时又令你喜悦。

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不经意的完整,有些人真的是出乎想象的命中注定……无论上天给我怎样的躯壳,我上演了十七年的悲欢,一些人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地刻在沿途的风景中。我学会了安稳学会了谎言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坚忍。辗转中的快乐在百转千回中碎成一地琉璃,我站在风中把它们扫进心底最阴暗的角落。再也没有关系。那样明眸皓齿地对别人微笑,灵魂喷薄影子踯躅。只剩坚强无处不在。

所谓高贵的灵魂,即对自己怀有敬畏之心。

对安逸的欲望扼杀了灵魂的激情,而它还在葬礼上咧嘴大笑。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洛一丽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十九岁那年,天天盼着他残废,哪怕骨折也行,这样就可以整日守着他,并向他证明自己多爱他,今天凌晨两点多,他去世了,坐在阳台上戴上耳机,听着音乐,看着大海流着泪,谢谢你给了我作为女人可以有的最好的初恋,五年,每天都想写诗的五年,我们守在一起,通往天堂的路你走好,祈祷你的灵魂安息。

当我拥有你,无论是在百货公司买领带,还是在厨房收拾一尾鱼,我都觉得幸福,爱像一股暖流滋润着我,当我失去你,即便面对鸟语花香我也兴味索然,一切显得落寞,虚空,善于感知的心变得迟钝,甚至无法捕捉自己的灵魂,失去了恋人是悲伤的,更让人难过的是迷失了一颗心。

旅行的真谛,不是运动,而是带动你的灵魂,去寻找到生命的春光。

幸福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无困扰。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书籍,引领我散步在别人的灵魂中。

装饰对于德行也同样是格格不入的,因为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和生气。

苍了少年,老了天真,懒了声色,薄了青春,静了光阴,痛了灵魂。

为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书籍是造就灵魂的工具。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个尊贵的灵魂,为我所景仰。认识你愈久,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或得则吾生,不或则吾灭。

人的灵魂来自一个完美的家园,那里没有任何污秽和丑陋,只有纯净和美丽。灵魂来到这个世界,漂泊了很久,寄居在一个躯壳里,忘记了家乡的一切。但每当它看到、听到或感受到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时,它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动,它知道那些美好的东西来自它的故园,那似曾相识的纯净和美好唤醒了它的记忆。

幸福是灵魂的一种香味,是一颗歌唱的心的和声。

风雨一生兼程,灵魂轻盈随行。

生命中的每一个故事,无论哭笑,无论结果如何,也一点一点地改变著我们的灵魂,我希望它终究是使我们变得更好。

健康的身体是灵魂的客厅,病弱的身体是灵魂的监狱。

暗恋撑到了最后,都变成了自恋。那个对象只不过是一个躯壳,灵魂其实是我们自己塑造出的神。明白这件事之后我突然一阵失落。原来我害怕的,根本不是你从未喜欢我,而是总有一天,我也会不再喜欢你。

意志倒下的时候 生命也就不再屹立 歪歪斜斜的身影 又怎耐得 秋叶萧瑟 晚来风急 垂下头颅 只是为了让思想扬起 你若有一个不屈的灵魂 脚下就会有一片坚实的土地 无论走向何方 都会有无数双眼睛跟随着你 从别人那里 我们认识了自己

当美的灵魂与美的外表和谐地融为一体,人们就会看到,这是世上最完善的美。

有时候,我多么希望能有一双睿智的眼睛能够看穿我,能够明白了解我的一切,包括所有的斑斓和荒芜,那双眼眸能够穿透我的最为本质的灵魂,直抵我心灵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她的话语能解决我所有的迷惑,或是对我的所作所为能有一针见血的评价。

你的灵魂太空旷了,寂静得只剩下回声。

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 觉醒吧! 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

划地三尺只为转世灵魂换你的生辰。诵一段因果 结来世的红绳。绣花针针恨 缝鸳鸯的枕。我用一生来陪你等。等缘分认真。

卑鄙的灵魂摆脱压迫后便要压迫别人。

人生在世,一生不过一瞬,生命变幻不居,感官犹如微弱星火,肉体无非蛆虫饵食,灵魂乃不安的漩涡,命运一片黑暗,名誉难以捉摸。到头来,有形肉体似水循环复始,灵魂尽成梦幻泡影。

时间是用来流浪的,身躯是用来相爱的,生命是用来遗忘的,而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真正的朋友,是一个灵魂孕育在两个躯体里。

你们同情见不到阳光的瞎子,同情听不到大自然声响的聋子,同情不能用声音来表达自己思想的哑巴;但是,在一种虚假的所谓廉耻的借口下,你们却不愿意同情这种心灵上的瞎子,灵魂上的聋子和良心上的哑巴。

我想给我的灵魂找一条出路,也许路太远,没有归宿,但我只能前往。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文学和科学相比,的确没什么用处,但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教育也如此,所谓的分数、学历、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本质,教育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每个人都是多棱的,即使是一个高尚的人,灵魂中也潜伏着卑微。

我之甘冒世之不韪,竭全力以争取,非特求免凶残之痛苦,实求良善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我感觉到我的灵魂退缩到了某个又舒服又堕落的区域。

自己其实也只是小城的过客。从哪里来还要回到哪里去,短短数十载的光阴,不过是跟岁月借了个躯壳。我始终相信,身体不过是装饰,唯有灵魂可以自由带走,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

习惯 像永不愈合的固执伤痕 一思念就撕裂灵魂。

而诗句坠在灵魂上,如同露水坠在牧草上。

人根本到不了天堂,因为人死后,灵魂会飞向天空,但在碰到云彩的一刹那,就会变成雨落下来。

孩子,你知道人生是什么吗?所有的过程,只是一个灵魂来到这个世上,受苦,然后死去,但是,由于他的努力,他这一生受过的苦,以后的人都将不必再受。

简单的灵魂,是质朴;简单的内涵,是本真;简单的归依,是智慧!

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

诱惑这个东西本身就是根据人的需求而产生的。男人拈花惹草主要是寻求性和灵魂的满足,而女人红杏出墙则主要是弥补感情精神的欠缺。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

我们整天忙忙碌碌,像一群群没有灵魂的苍蝇,喧闹着,躁动着,听不到灵魂深处的声音。时光流逝,童年远去,我们渐渐长大,岁月带走了许许多多的回忆,也消蚀了心底曾经拥有的那份童稚的纯真,我们不顾心灵桎梏,沉溺于人世浮华,专注于利益法则,我们把自己弄丢了。

对于一个灵魂孤寂的人来说 伴侣并不是一种实际的安慰 爱情的野心令人备受痛苦,期待与狮子匹配的梅花鹿必然为爱而死,花言巧语 对于了解你的人而言 无异于抖露了你的空虚与弱点。

对自己的害怕成了哲学的灵魂。

记忆如此之美,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

世界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心灵的脆弱性,我们不能免除于世界的伤害,于是我们就要长期生着灵魂的

不,尽情弄疼我吧。让这活着的痛苦,深深刻在我的灵魂上。

我的灵魂被惯有的坏脾气所淹没,我感到疲惫,不是对工作或者休闲疲惫,而是对自己感到疲惫。

别那么残忍。有人正燕尔新婚。有人江水中冰冷。别那么虔诚。江面上谁的灵魂。漂浮着不肯下沉。

硝烟飘到了遥远的尽头 ,战场已被风沙掩埋 ,呐喊在空寂里沉默;古剑在残风中腐朽 ,为战斗而生的灵魂,开始为生存而战斗,没有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长路。

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抛弃了未来失去了梦想被绝望折磨的伤痕累累还能抛开过去与现实斗争决不会失去自身的高雅少爷这才是我想吞噬的灵魂

被知道名字,就等于被对方掌握了灵魂的一部分,被知道了生日,就等于是被知道了过去的经历和未来的前程。

在灵魂一角可能有着一座燃烧着炽热火焰的火炉,然而无人前来取暖;过客只是瞥见烟囱的一抹。

但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牺牲,愿望,我因契约而被主人束缚,一直到他的灵魂消失。

好的艺术家模仿皮毛,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魂。

做一朵倔强的花,开在生命的旅途, 身心,亲吻大地;灵魂,仰望星空,无论风雨,蕴积盛开的力量。

把忍受变成享受,是精神对于物质的最大胜利,灵魂可以自主,也可以自欺。

平常人是一个钟,哑了,灵魂荡起来的时候,生命就响了,都是回声,传到很远的地方去。

我们是相互交错的经纬,被岁月织成锦缎,与虚无的结局丝丝入扣。只能冷暖自知,再自知,再自知,自知到灵魂的深处去孑然独立,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一直跑下去,跑向无谓的投奔。

你是我为屈从现状而封印在心底的那一部分爆裂灵魂

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懦怯囚禁人的灵魂,希望可以令你感受自由,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灵魂之自在确与身体之自在有关联,人若不能控制身心,便不能控制灵魂。

灵魂中最深的孤独,是伴随着清醒而来。

生死来去 棚头傀儡 一线断时 落落磊磊

一群人急匆匆的赶路,突然,一个人停了下来,旁边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不走了?停下的人一笑:走得太快,灵魂落在了后面,我要等等它,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人们往往把交往看作一种能力,却忽略了独处也是一种能力,并且在一定意义上是比交往更为重要的一种能力,如果说不擅交际是一种性格的弱点,那么,不耐孤独就简直是一种灵魂的缺陷了。

现在这个身体、灵魂,甚至每一根头发都是主人的。只要契约还在继续,就必须服从他的命令,这是执事的美学。

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电影有时就像我们灵魂深处遗失的幻想,你在接触它的同时,体会着破碎。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

你有信仰就年轻,疑惑就年老;有自信就年轻,畏惧就年老;有希望就年轻,绝望就年老;岁月使你皮肤起皱,但是失去了热忱,就损伤了灵魂。

在热情的激昂中,灵魂的火焰才有足够的力量把造成天才的各种材料溶冶于一炉。

黑色的门紧闭着:一个永远期待的灵魂死在门内,一个永远寻找的灵魂死在门外。